<optgroup id="i0wg0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i0wg0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i0wg0"></optgroup>
<code id="i0wg0"><xmp id="i0wg0">
您的位置: 西藏統一戰線 > 統戰人士 > 正文

【讀史憶人 典故】安危誰與共,風雨憶同舟

發布時間: 2022-06-13 16:05:27來源: 統戰新語
打印
T+
T-

  1937年,周恩來(右)、葉劍英(左)與張沖(中)在西安合影。

  20世紀30年代初,上海到處彌漫著白色恐怖的氛圍。當時,周恩來是中共“特科”的負責人,專門對付國民黨特務。張沖是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科(即“中統”前身)總干事,是國民黨特務機構的頭頭。周恩來與張沖是直接的對手。

  為了攻擊周恩來,張沖專門策劃上?!渡陥蟆返葒鴥戎饕獔蠹埾嗬^刊出所謂的“伍豪事件”(“伍豪”是周恩來在白區工作時化名),造謠周恩來已叛變,脫離了共產黨組織,以蠱惑人心,給周恩來的工作造成極大的被動。

  西安事變后,為了實現國共二次合作以挽救民族危亡,周恩來、張沖各為雙方談判代表,周恩來捐棄前嫌,竭誠相待,讓張沖深為感動,兩人遂成好友。張沖為國共兩黨合作不懈努力,不顧頑固派攻擊陷害,與中共建立秘密電臺聯系,凡周恩來與蔣介石的見面,都積極安排和周旋。

  1941年1月皖南事變發生后,國共兩黨之間的裂痕不斷加深,張沖極力彌合。但到了8月,張沖不幸病逝。周恩來提議為其追悼會捐款3萬元,親自前往哀悼并致送挽聯:“安危誰與共,風雨憶同舟”,在發表講演時語不成聲,滿座為之動容。

  周恩來說:“我與淮南先生(張沖字淮南)初無私交,且隸屬兩黨,所往來者亦悉屬公事,然由公誼而增友誼,彼此之間輒能推誠相見,絕未以一時惡化,疏其關系,更未以勤于往還,喪及黨格。這種兩黨間相忍相重的精神,淮南先生是保持到最后一口氣的。”

  “先生與我,并非無黨見者,惟站在民族利益之上的黨見,非私見私利可比,故無事不可談通,無問題不可解決。先生與我,各以此自信,亦以此互信。”

  這件事在國民黨上層的影響,如同引爆了一顆炸彈。當時的重慶特務如林,周恩來的一舉一動都在監視之中,隨時有生命危險。而周恩來卻平靜地廣交朋友,編織了一張真誠正義的大網,反過來彌蓋整個重慶,令特務頭子戴笠也無可奈何。

(責編: 陳建國)
相關閱讀
?

熱點關注更多>>

領導論述更多>>

理論園地更多>>

相關鏈接更多>>

欧美精品一第1页,欧美型人战久久久久久,女主从小被男主肉到大小说
<optgroup id="i0wg0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i0wg0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i0wg0"></optgroup>
<code id="i0wg0"><xmp id="i0wg0"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